1-20051GQG1424.jpg很多人来找我,说想发家致富。我说想赚钱,必须有个具体的项目。没有项目,想发财,白扯。他们要推荐几个项目。推荐个毛呀。所有的项目,都是自己自动连接上的。我推荐的,大家不会认真去做的。要是我推荐什么,大家做什么。大家早把我当神了。


    我推荐项目A,大家问项目B。我推荐项目B,大家问项目C。人这玩意儿,或许习惯性犯贱才有快感。我赚钱,就是一直持有具体的项目。要么具体到某一款产品,要么具体到某一个服务。对于玄而又玄的东西,我不碰。我都捣鼓不明白的东西,难道自己能赚到钱?


    从大概率上讲,所有的钱都是为行家,为专家准备的。很多人攻击专家,或许是没到专家的境界。现在谁知道取悦芸芸众生,谁是大师。专家懒得取悦芸芸众生,所以攻击他的人就非常多。


    马云说,房子贱如葱,大家都说马云万岁万岁万万岁。 任志强说,房太便宜了,还必须涨价,大家都说马勒戈壁,弄死你。一句话,我们听了,别扭。就是这句话超出了我们的认知。对于超出我们认知的东西,牛人是试着理解,试着解读,试着消化。傻逼是习惯性去怼,去咬,去歇息底里。


    村里是一个狗叫,所有的狗都跟着叫。狗人,又何尝不是如此。遇到狗人,习惯性尊重他们,而不是打破他们的三观。打破他们一个杯子,他们会原谅你。打破他们的三观,要是杀人不犯法,他们会联合灭了你。生活从来不美好,美好的是制度,是法律,是约定俗成。


    一个老板说,赚钱太难了,我必须马上回应,是啊,赚钱太难了。


    我要是说赚钱太简单了,他会立马耷拉个脸,要我给个路子。或对我冷嘲热讽,是李嘉诚厉害,还是你厉害。人啊,接触的人多了,连接的人多了,他会自动分化,自动归类。说白了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都是自然形成的,而不是刻意形成的。


    小时候,我们跟父母有话说。大了,我们跟父母无话可说。不是感情浅了,是所接触的信息不一样。父母天天在村里转悠,我们天天在一线城市转悠。接触的信息不一样,聊天就没啥交集。人是环境的产物。


    一个人,从小生活在深圳。一个人,从小生活在农村。两个人都聊到一块儿的概率非常低非常低。人,原本就是孤独的。尤其是熟人多的人,会更孤独。相反,一个人,连接的陌生人多点儿,孤独感反而消失了。人人都是孤岛。所有的孤岛连接起来,人类社会也就成了蚁群,成了动物园。


    为什么西方人聪明?就是人与人之间保持距离,没有陷入集体无意识的怪圈。合群的人,出息的,真没几个。所有的牛人,都是不合群的。甚至他们说话呀,办事啊,有点儿怪怪的。这种怪,不过是另一维度的日常化风景而已。 所有出类拔萃的人,从本质上讲,他都是孤独的。所有牛逼的东西,都是孤独的产物。


   

   热闹的地方,不会有龙一样的人物。写到这儿,我想起了几个网赚高手。他们不善言谈,人群中一站,就显得特别异类。这样差异化的风景是怎么炼成的?大家听说过鹤立群鸡吗?也就是当你修炼成了鹤,跟鸡一连接,自然也就显得突兀了。鸡理解不了它,老是伤害它,它就飞走了。



    在美国,牛人是五年搬家一次。 从一个牛逼的地方,搬到一个更牛逼的地方。我们有时候,在一个地方,一呆就是一辈子,或许就是因为不牛逼,飞不起来吧。写到这儿,我才想起,这篇文章的题目是想赚钱必须有个具体的项目。搞培训,卖一个具体的项目,没人买单。卖一个故事,卖一个商业模式,卖一个思维模式,买单的人反而络绎不绝。这就是为什么,毒鸡汤多。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少。



    因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,没有情绪。凡是带有情绪的东西,都不会成为经典。因为牛人不会被七情六欲所控制,他们是习惯性化掉情绪,站在一个更高的维度来透视芸芸众生。常人是性情中人,习惯性被七情六欲所牵引,硬是把自己弄成了四不像。生活啊生活,不是做具体的项目,就是在诸多的选择当中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傻逼。


   

————日志分割————

赢在思维,胜在执行,贵在坚持。 

励志语录

1-20050F31IX96.png